一进一出,4年大赚586亿:孙正义还是孙正义
本文摘要:孙正义“卖卖卖”还在继续。这次,软银手里最值钱的家当也捂不住了。2020年9月14日早间,软银集团宣布,已赞同以400亿USD的价格将旗下芯片设计厂家ARM供应给英伟达。靴子马上落地,

孙正义“卖卖卖”还在继续。这次,软银手里最值钱的家当也捂不住了。

2020年9月14日早间,软银集团宣布,已赞同以400亿USD的价格将旗下芯片设计厂家ARM供应给英伟达。靴子马上落地,世界芯片史上最大规模的买卖诞生。

2016年,孙正义以314亿USD回收ARM时,已经缔造了世界芯片史上彼时最大的一笔买卖。

4年运作,一进一出之间,两次创造历史,孙正义豪赚86亿USD,收益率达27.4%。

更要紧的是,这笔买卖背后,世界半导体产业的格局彻底颠覆。半导体行业将会诞生另外一个巨无霸企业——英伟达。这家美籍华人黄仁勋创办的全球最热门的半导体公司将学会现在应用极为广泛的ARM构造芯片技术和常识产权,边界再度蔓延。今年7月,英伟达市值已经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最贵的芯片商。

消息一出,软银集团股价一路上扬,截止9月14日午间,已经上涨21.88%。

买卖细则浮出水面

供应ARM的消息最早从8月12日传出,软银2020年首季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孙正义自己亲口公布。彼时,他表示,关于是不是供应ARM的部分或全部股份他还在犹豫,但已经在就该事宜展开谈判。“不过仍大概进行IPO”,媒体曾报道称,苹果、台积电、富士康、高通都是其潜在买卖者。

尘埃落定,最后英伟达摘得这一要紧资产。一个月前,面对媒体对于英伟达会不会回收ARM的穷追不舍,黄仁勋还曾回话称“英伟达与ARM合作无间,但尚未提出回收计划。”而今,风向大变。

ARM作为一家芯片IP设计公司,在世界范围内都很成功。其旗下的ARM构造占领了移动终端市场份额95%以上,占据当之无愧的霸主地位。有了ARM的加持,英伟达这一CPU范围排行榜第一的芯片制造商,将彻底开启一个年代。

买卖细则上,这场回收将以股票加现金方法的推行,其中股票价值215亿USD,现金为120亿USD,包括在签约时支付20亿USD预付款。假如下面ARM的运营表现达到协议约定的目的,那样软银还将获得50亿USD额外的现金或者英伟达股票收入。

除此之外,英伟达还额外拿源于身价值15亿USD的股票,发放给ARM职员。英伟达将维持ARM总部坐落于英国不变,同时还将资金投入打造新的办公室用于推进人工智能研究等工作。

在买卖完成后,软银对英伟达股票的持有比率预计低于10%。

软银表示,该买卖仍需获得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等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买卖约耗时18个月,预计将在2022年3月完成。

软银求变,已供应4.3万亿日元资产

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软银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重新调整我们的资金投入策略,同时对外变卖很多的资产。

这次出手的主体ARM是软银在2016年回收的公司。彼时,软银斥资314亿USD,收获了软银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回收买卖。4年运作,一进一出之间,孙正义豪赚86亿。

在英伟达与软银的买卖完成之前,软银持有ARM 75%的股份,剩下25%的股份由愿景基金持有。孙正义毫不掩饰的表示,供应ARM是期望改变软银财务情况的选择。

自命不凡的孙正义已经到了不能不求变的时刻。

2020年5月,软银发布2019年年报前后,因为营业额下滑,业内对于软银的争议几乎到达了顶峰,2019年的经营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这是软银15年来的初次亏损,也是公司创建以来的最紧急亏损。

这也使得原本就风云飘摇的软银二期基金募资愈发受阻。于是,孙正义开始启动高达4.5万亿日元的大规模资产供应计划。截至8月3日,软银已经价格值4.3万亿日元的资产,已完成供应4.5万亿日元资产计划的95%。包括供应和质押合并后的全球最大运营商公司之一T-Mobile股权获得的2.4万亿日元现金、供应阿里巴巴股票带来1.6万亿日元、通信子公司股权带来的3000亿日元收入。下一个供应的标的正是ARM股权。

最后,这部分变卖为软银迎来了一丝喘息之机。

2020年8月11日,软银公布的最新一季度财报已经开始小幅回升,2020年Q1软银净收益为1.2557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9%。孙正义终于扬眉吐气,但要想持续在资本市场获得信心,孙正义重压不言而喻。ARM,也不会是软银供应的最后一笔良性资产。

软银集团拟私有化退市

这在孙正义以往的处事风格中,这样高频率的卖出显然不是其本意。此前,孙正义相信,通过资金投入并购,软银集团可以成功地用资本方法将各细分范围的领头公司连接。这部分公司在一个一同的愿景下组成联合体,一同成长、进化、壮大,发挥协同用途。

也正因此。孙正义觉得软银集团由此创造了一种新的企业形态,他创造了不少定义讲解这一理念,如“strategic synergymaking group”、“Cluster of No. 1”,或者更好理解的,“科技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千亿愿景基金也正是诞生在如此的背景之下。但在资金投入人接连质疑的2020年,一点点剥离可以换取的短期回报,不能不成为软银的权宜之计。

今日又有消息爆出,软银集团因长期业务策略的根本性变化,正在加速私有化回收谈判,这项举措得到美国激进资金投入机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的支持。

外媒报道称,软银内部对管理层回收的反对十分强烈。在日本,对于上市公司极为推崇,公司一旦上市,就能获得非常高声望。对于日经225指数网站权重股,软银一经退市,整个日股将引发一系列负面连带反应。

除此之外,软银集团现在资本估值1150亿USD,紧急低于软银集团持有些其他科技企业的股权资产价值,出现了所谓“集团公司资产价值优惠”效应,这种现象引发了各方的不满。

也就在软银风雨飘摇的这一年,这个曾与埃隆马斯克齐名的梦想家开始屈服。在同意《华尔街日报》采访中,孙正义直表示,“评判公司价值的最好办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况下现金流的倍数。没所谓的GMV、营收或用户数目的倍数一说,这部分都非常难证明是正确的。最后还是自由现金流的倍数,再无别的衡量标准。不要炒作,这点我从近期的事情中学到不少。”

行动上,软银也开始愈加着手眼前的事物。上个月,软银豪掷40亿USD,购买亚马逊公司、微软公司等科技巨头的股票。虽然监管文件没披露软银所持的看涨期权,但消息人士透露,软银此举是押注将来十年这部分科技巨头的股价还会上涨,而这部分买卖现在给软银带来了约40亿USD的浮盈。

关于目前纷纷扰扰的私有化传言,现在软银方拒绝评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