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投资市场冷热不均?
本文摘要:  热门聚焦  本报记者 范媛  “明显感觉股权资金投入市场有点冷。”  “这个市场已经是红海,甚至是血海,太热了。”  管理中国股权资金投入市场7万亿元资本的万余家

  热门聚焦

  本报记者 范媛

  “明显感觉股权资金投入市场有点冷。”

  “这个市场已经是红海,甚至是血海,太热了。”

  管理中国股权资金投入市场7万亿元资本的万余家公司,对于过去一年市场的温度,感受却是截然相反。

  股权资金投入市场太冷还是太热?

  “资本寒冬”是2016年资金投入界的热词,然而,12月6日在由清科集团、资金投入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资金投入年度平台上,清科集团的开创者、董事长兼CEO倪正东却给出了一组大相径庭的数据,“依据基金业协会的统计,现在管理人有接近1万家,管理资本7万亿元,有20万从业职员,而且不断有人涌入这个行业。今年前11个月整个创投PE界新的基金,2019只募集的资金1.15万亿元,去年是7800亿元。今年前11个月资金投入6683亿元人民币,超越去年全年的5000多亿元。”

  在倪正东看来,资本并没面临寒冬,而是愈加活跃了。到2020年,整个股权资金投入市场管理的资金必然会超越十万亿元,而且这个市场会愈加大,只不过明星项目少了。

  感觉到同样热度的还有深圳革新资金投入集团公司董事长倪泽望,“创投市场已经从蓝海变成了红海,慢慢变成了血海,角逐很激烈。我的感觉是过热,以前募3、5个亿的资金感觉非常了不起,目前没30、50亿,根本不好意思出去说,至少是100亿以上,还有1千亿的,资金特别特别多,使得项目的价值极贵,动不动一个项目至少5个亿,10个亿,都是评估的市值,有些刚刚创业的,半年不到估值就是10个亿。”

  在达晨实行人肖冰看来,冷下来的感觉是资金投入方向上迷茫导致的。“今年应该是回归理性的一年,今年看着新的定义、故事、风口、名词,相对比早两年少得不少,所以我说可能是相对会理性的一年,去年和前年还是有点重压的,感觉被落伍了,好象不投一个什么方向的公司,感觉非常不好意思。我感觉整个市场还在找大的方向。”

  北极光创投开创者、董事总经理邓锋觉得:“现在的市场冷热不均,冷是过热后的理性回归。但不少行业则有的过热,像AI和网络医疗,还有VR和AR可能有泡沫,但大的方向是对的。”

  对于为何行业内大伙感觉到的温度不同,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应文禄觉得:“从整个募筹资金量来讲,其实在两极分化,资金往品牌创投、出色的创投机构流动的趋势是很明显的。美国有‘19’分化,10%积聚了90%的资金量;我相信国内这个趋势也愈加明显,从资金投入上来看,这部分大的资金投入机构和品牌资金投入出手都飞快。”

  科技是将来10年资金投入主题

  近年来“风口”成为外面评说股权资金投入界的热词,而作为职业资金投入人来讲,等风来的时候就晚了,对于下一个10年,资金投入界把宝押在了科技。

  “将来10到20年,科技一定是资金投入主题。”邓锋说,“科技有两块,一是无线互联、IOT、云数据和AI等IT产业的革命,包括从传感器到系统,云计算的基础构造,sass的服务。再就是基因组学,蛋白组学,再加上其他一些医疗设施革命中有来的精准医疗,整个带动健康医疗产业的一个趋势,这也是科技为导向的。”

  肖冰也觉得:“科技革新是到了一个临界点,经过这么长期的积累,大家看到很多的海归回来,中国跟海外的技术革新都处于比较同步的阶段,这个可能给大家非常大的信心,所以大家投了不少技术类的公司。”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也同样关注科技,但他却把焦点落在了人,“所有些资金投入都不能离开科技,所有些资金投入本质都是科技资金投入,最开始的科技年代是从牛顿的经典力学开始,到第二个年代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我特别爱投科学家,将来100亿美金的CEO都要是科学家。我常常到斯坦福、清华等学校去找科学家,看他们有哪些新的主意。从这个角度出发,近期一百年在什么状况,大家其实都没逃离爱因斯坦给大家划的这个框架,1900年给人类划了两个框架,一个是相对论,一个就是量子力学,大家一直没逃离这个框架。中国在量子计算方面,其实还是走在全世界的前列。我感觉这个在将来10-20年之内,会是一个非常大的爆发产业。”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