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光刻胶”定义到达成量产还要走多远?广信材料董事长15笔减持套现1.26亿元
本文摘要:但2020年十月16日,一则“对深圳证券交易平台关注函回复”的通知将广信材料的股价“打回原形”。 依据5月26日广信材料在互动易平台回答资金投入者提问的内容看,公司”光刻胶”项

但2020年十月16日,一则“对深圳证券交易平台关注函回复”的通知将广信材料的股价“打回原形”。

依据5月26日广信材料在互动易平台回答资金投入者提问的内容看,公司”光刻胶”项目现在尚在筹措准备厂房和扩充团队过程中,并计划今年进行商品试制和顾客发展。这好像意味着,到今年年底,广信材料的“光刻胶”项目恐怕仍没办法批量生产。要知晓,广信材料早在2018年就已经开始布局“光刻胶”行业了。

彼时,广信材料与广至新材料公司签订《技术委托开发合同》,委托后者进行“光刻胶”产品开发,不过总经费只有800万元。截至2020年十月,广信材料已累计投入580万元。

截至2020年年末,广信材料的商誉价值金额仍有4.19亿元,假如江苏宏泰随后依旧没办法进入华为提供商体系或是通过新增其他订单抹平损失,商誉减值恐仍将继续。

江苏宏泰此前高度依靠华为订单所贡献的价值,但伴随未能准时获得华为第一批二级提供商认证,其2020年华为项目营收几近腰斩,广信材料涂料商品净收益也随之跌去42.65%。为此,广信材料不能不对江苏宏泰计提了2.35亿元的商誉减值筹备。

大股东、高管减持动作频频,是出于资金需要的合理需要,还是对公司将来营业额增长维持小心态度,趁股价遭炒作后借机套现?所有尚不可知,但广信材料在年初却因环保问题两遭处罚。

大股东、高管近三年只减持不增持:套现超3亿元

这个“爆点”来得不早不晚,恰好在江苏宏泰营业额承诺期刚过。

资料显示,广信材料一直致力于专用油墨、专用涂料等电子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拥有高性能专用油墨、专用涂料的自主研发能力。与同行业角逐对手容大感光侧重PCB线路油墨不同,广信材料侧重于PCB阻焊油墨,是国内阻焊油墨制造龙头。

2021年以来,全球芯片提供短缺,进口芯片涨价近20%,芯片生产的上游原材料供不应求。与此同时,中芯国际、华虹宏力、广州粤芯等当地晶圆厂积极扩产释放产能,致使国内“光刻胶”需要量大增,特别是对准分子激光KrF(248nm)、ArF(193nm)等高档“光刻胶”的需要量巨大,发生抢货现象。但这种高档“光刻胶”此前基本被美国、日本的企业垄断。

这则通知中提及,现在公司“光刻胶技术开发项目”在中国国内区域的顾客测试认证尚在前期筹备和潜在顾客的认知接洽阶段,涉及的商品全方位达成生产销售尚需时日,能否大规模进入市场尚存不确定性。预计不会对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和经营营业额导致重大影响。

广信材料股价背靠“光刻胶”定义的上涨逻辑算是相当硬核,然而,事实果真这样吗?

江苏宏泰主要从事紫外光固化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商品是消费电子专用涂料和汽车专用涂料。江苏宏泰在2015年时的估值只有4000万元,到广信材料宣布回收时,其估值竟暴涨到了6.6亿元。

不过,占据全球“光刻胶”市场份额超两成的日本提供商信越化学在今年5月26日忽然曝出的一则消息,点燃了国产“光刻胶”行业的热情——信越化学已经向中国多家一线晶圆厂限制供货KrF“光刻胶”,且已公告更小规模晶圆厂停止供货KrF“光刻胶”。

3月2日,广信材料又因违反固废管理规定,收到无锡江阴生态环境局的罚单,罚款10万元。

1月4日,公司因配料工段产生的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经采集后仅通过除尘设施处置后即排放,未配套挥发性有机物治理设施,车间内存在刺激性气味;研磨工段作业时,机器上方集气罩与废气采集主管未联通,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的采集设施不可以正常运行,被无锡生态环境局出具罚单,罚款6.8万元。

并购标的承诺期满即商誉减值

最近,伴随市场资金对“光刻胶”定义的喜爱,涉及到这一定义的广信材料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也随之走强。然而,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广信材料和“光刻胶”定义的关联好像并不深。

南大光电5月31日晚间发布通知称,控股子公司宁波南大光电自主研发的ArF光刻胶继2020年12月在一家存储芯片制造企业的50nm闪存平台上通过认证后,日前又在逻辑芯片制造企业55nm技术节点的商品上获得了认证突破,表明公司光刻胶商品已拥有55nm平台后段金属布线层的工艺需要。早在半个月前,南大光电就曾在资金投入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建成25吨光刻胶生产线,生产线已拥有批量生产的条件。

而容大感光则在2020年年报中称,公司已能推出合规的中低端光刻胶商品,2020年已生产245.96吨光刻胶,获得2533万元收入。光刻胶是公司进步的重点方向之一,公司也获得了一些有关的政府资金支持。

通知发布后,广信材料股价一路下行,于2021年2月8日最低跌至10.82元/股,自高点跌去65.19%,已低于炒作前股价。

2016年十月12日,广信材料上市不到一个半月即宣布停牌,谋划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月3日,广信材料通知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法回收江苏宏泰高分子材料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宏泰”)。

“光刻胶”又称光致抗蚀剂,是整个光刻工艺中最重要的材料之一,根据需要端分类,“光刻胶”可细分为PCB光刻胶、面板光刻胶和半导体光刻胶,技术困难程度依次增大。现在,“光刻胶”国产化程度不高,因此成为国内半导体产业亟待攻克的难关之一。

然而,南大光电、容大感光的股价表现都不如广信材料。前两者8个买卖日内涨幅分别仅为27.73%、27.58%。

而广信材料的主要角逐对手南大光电(300346.SZ)、容大感光(300576.SZ)的“光刻胶”项目的进度好像要快上不少。

高估值带来的是高商誉。本次买卖完成后,广信材料将会在报表中确认5.67亿元的商誉,假如江苏宏泰将来不可以完成承诺的营业额,那样广信材料报表中的5.67亿元商誉随时会“引燃”。

假如把时间拉长,广信材料上次发布的增持通知,还是早在2018年6月20日,距今已近三年。而从当年8月开始,企业的大股东、董事、高管就减持不断。

阻焊油墨在PCB本钱中占比约为5%,行业有肯定的进入壁垒,这令广信材料的毛利率水平长期以来维持得很好。不过,伴随一块重大资产重组的推行,广信材料的毛利率开始逐年递减,从2016年的45.44%降至2020年的32.62%。

伴随“光刻胶”产能紧缺的新闻见诸媒体,“光刻胶”定义股成为市场的香饽饽。

2020年5月6日起,广信材料股价就曾伴随“光刻胶”定义的走红一度“起飞”,从14.37元/股,涨至最高31.08元/股,涨幅达101.44%。

5月下旬以来,广信材料(300537.SZ)股价涨势喜人,截至6月1日收盘,其股价在午后一波跳水后,报收16.95元/股,8个买卖日内涨幅达37.69%。

“沾边”光刻胶定义,年底前或没办法量产

记者 苏城 实习生 陈陟

股价虽然坐了趟过山车,但广信材料的实控人和高管们却没闲着,在股价上冲过程中纷纷卖股票套现。期间,广信材料实质控制人李有明及高管合计减持金额达1.45亿元,其中李有明减持金额就高达1.26亿元。

事实上,这并不是广信材料股价初次遭炒“光刻胶”定义。

江苏宏泰是不是已经采取有效手段,减少或是抹平损失,以防下面仍没办法获得华为提供商认证?公司将来是不是有拓展业务的规划,从而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大众证券报》记者此前向江苏广信感光新材料股份公司发去新闻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相关内容